從2022全年來看,半數以上的參與者認為疫情對全年車市的影響較大,全年車市穩增長十分困難。

電池網資料圖片

近期,受上海、江蘇、吉林等多地疫情影響,我國汽車產業再次陷入搖擺狀態。

其中,上海作為全國汽車產業的核心地帶,同時又是本次疫情的重災區,當地疫情的發展態勢可謂牽動著整個汽車產業界的心。為了更深入地了解此次疫情下的產業發展情況,蓋世汽車特發起相關主題調研,短時間內就吸引了近2000名線上用戶參與。

在這些用戶中,超過三成人員來自零部件企業、兩成來自整車企業、另有占比13%、11%的用戶為原材料提供商和技術提供商、汽車經銷商和物流運輸商均占一成左右。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參與用戶中,超過一半(占比55%)的人員所在企業位于重點涉疫區,這就讓此次調研的樣本數據能夠更為真實地反映疫情下的汽車產業運行現狀提供了依據。

近七成企業深受疫情影響,物流停滯首當其沖

在此次調研結果中,有占比近40%的人表示,疫情對公司的經營影響非常大,占比30%的人認為影響較大。而這些影響集中體現在“物流停滯”、“工廠封控”兩個方面。

近七成企業深受疫情影響 工信部出手打響車市“保供戰”

面對傳染性極強的新一輪奧密克戎疫情,3月28日凌晨,上海緊急調整防控策略,從“網格化”管理到“劃江而治”,從“壓茬推進”到“全域靜態管理”,持續至今。

也是從3月28日開始,江蘇、浙江、安徽3省的多個地區的高速出口對上海車輛管控措施再升級,銅陵、諸暨、鎮江、丹陽等地直接勸返,仙居則對來自上海的集卡司機實施下高速后直接隔離。

疫情的防控升級幾乎讓上海這座國際大都市按下了“暫停鍵”,隨之而來的物流停滯開始影響著各行各業。據了解,自3月28日以來,上海除防疫及生活必需品外,很多生產物流都陷入了停滯。對于產業鏈長、關聯度高的汽車業而言,最直接的結果就是從外地運往上海的原材料及零部件進不來,而需要從上海發往外地的產品也發不出去。即便有少數的物流可以運轉,時間成本較之前都高出了許多。

據某企業員工透露,由于不同城市之間的封控政策,其只能先將產品從供應商倉庫拉到一個點,通過人工卸貨下來,再轉到高速路口上另外一輛車,如此多次中轉才能拉進位于上海的工廠。

而一位外資零部件供應商的人士則表示,在上海封閉前,公司的零件上了高速,到了收費站,對方看車輛來自上海不放行,最終下游車企只能叫叉車來卸貨轉運進城,運輸成本比部件都高。

配件進不來、產品出不去,是上海疫情下汽車企業們普遍面臨的困境。雖然有占比19%參與者表示企業有備件生產,但也難以維持產能。一家頭部線束企業的相關工作人員告訴蓋世汽車,依靠庫存備料,公司各條線基本都在穩步推進,但也只維持住了疫情之前80%左右的產能,且備料情況已經吃緊,應該只能再堅持數周時間。

近七成企業深受疫情影響 工信部出手打響車市“保供戰”

伴隨著疫情防控升級,除了物流停滯外,置身上海的汽車企業們面臨的第二大挑戰便是“工廠封控、需閉環管理”。

據了解,早在3月14日,上汽大眾位于上海嘉定安亭的工廠就接到通知,要求工廠進行48小時閉環隔離管控,但事實證明遠不止48小時,隨著疫情進入社區,防疫管控措施不斷升級,閉環時間一再延長。上汽通用位于浦東金橋的工廠因為疫情也放緩了生產節奏。

特斯拉上海工廠在3月中旬也因防疫需要停產了兩天,隨后在“劃江而治”政策實施后,又于3月28日再次被迫停產,原計劃停產四天,但至今其上海工廠員工仍繼續處于居家狀態,何時復工依舊“暫無定論”。在一季度銷量公布時,馬斯克在推特上稱“由于受到供應鏈中斷和疫情的影響,這是一個異常艱難的時期”,但4月份的停產,會使得第二季度更加困難。

理論上說,在后勤供應充足的情況下,“閉環管理”是行之有效的,但汽車產業是“牽一發而動全身”的,對于整車企業而言,差一個零部件車輛都沒辦法生產。因此,在上游零部件供應商生產節奏被打亂后,下游車企們不得不放慢生產節奏,甚至被迫停產。

4月9號,蔚來就正式宣布停產。蔚來稱,自3月份以來,因為疫情原因,公司位于吉林、上海、江蘇等多地的供應鏈合作伙伴陸續停產,并一直未恢復。受此影響,蔚來整車生產已經暫停。

據4月14日消息,蔚來供應鏈略有恢復,合肥生產基地正逐步恢復生產。不過蔚來也指出,其后續生產計劃還有賴于供應鏈恢復情況??紤]到目前的疫情形勢,這意味著未來其工廠的運轉情況還存在較大的不確定因素。

駐廠、靈活調整產線,企業為保供各顯其能

事實上,為了應對疫情影響,不少企業都在積極采取應對措施,其中“鼓勵并及時安排員工駐廠辦公”成為生產制造型企業保供的首選方案。

近七成企業深受疫情影響 工信部出手打響車市“保供戰”

以上汽大眾為例,上海作為其大本營承擔著大部分的產能。公開資料顯示,上汽大眾共有6大生產基地、9個整車廠。其中,上?;毓灿幸粡S、二廠、三廠及新能源汽車工廠,四家工廠均位于嘉定區安亭鎮。其中,新能源汽車廠在2020年建成投產,年產能約30萬輛;其他三座工廠年產能超過82萬輛。這意味著,僅上海安亭基地就承擔著上汽大眾超過112萬輛的產能。

因此,在3月14日收到48小時閉環管控通知時,上汽大眾就開始征詢員工意見,并鼓勵留在工廠里“閉環生產”,并為駐廠員工們準備了行軍床、帳篷和瑜伽墊等用品。不過,大部分的員工都被隔離在家,能在工廠堅持上班的員工比例并不多,因此產線雖維持著運轉,但因人手不足,生產節奏也大幅放緩。

除此之外,“靈活調整現有產線,同時將產能遷至非疫區工廠”、“抱團合作與聯盟發展”等成為車企們的備用方案。

4月15日,針對上海等地疫情對汽車產業鏈的影響,上汽通用五菱相關負責人就表示:“公司目前通過各基地、各生產線和產品品種的柔性調整,靈活生產,以最大程度上減輕疫情帶來的負面影響?!?/p>

通用汽車總部亦表示,供應鏈正在執行全球范圍內的“應急計劃”,以減輕限制的影響。據業界猜測,所謂的“應急計劃”,可能是啟動AB廠的替代供應。

福特汽車相關負責人則表示,面對嚴峻的外部形勢,公司正攜手合作伙伴和供應商積極應對,“目前,我們在重慶、南昌和杭州的主要生產基地均未停產,根據當地防疫措施,我們制定了完善的計劃,保證暢銷車型的生產?!?/p>

零部件企業方面,一家本土智能駕駛解決方案提供商透露,他們公司的庫存也只能維持不到3個月的生產,為此公司正通過異地資源調配、上下游產業鏈伙伴及股東等的合作互助,盡最大可能做一些預案和緩解。

另一家浙江的供應商在接受蓋世汽車采訪時也坦言,他們公司的原材料供給預計僅能維持到4月底、5月初。目前該公司也已試圖在上海周邊尋找替代供應商,此前他們的供應商在上海。

為避免更多車企停工停產,相關部委積極出手保供

但需要指出的是,由3萬多個零件組成的汽車,其產業鏈之長、影響面之廣可見一斑,特別是對于下游車企而言,“閉環生產”也好,“靈活調整”也罷,一旦上游關鍵零部件供應受阻,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就如小鵬汽車創始人何小鵬4月14日晚發布微博稱,如果上海和周邊的供應鏈企業還無法找到動態復工復產的方式,五月份可能中國所有的整車廠都要停工停產了。

隨后,華為消費者業務CEO、智能汽車BU CEO余承東亦在微信朋友圈發文稱,“上海如果不能復工復產,5月之后,所有科技、工業產業涉及上海供應鏈的,都會全面停產,尤其汽車產業,產業經濟損失、代價將會很大?!?/p>

因此,在日益艱難的疫情防控戰中,為了保障汽車產業鏈供應鏈暢通,尋求政策支持成為汽車企業們的最后籌碼。好消息是,從這兩天的動向來看,工信部、上海經信委等均已出手。

4月5日,工信部研究建立產業鏈供應鏈訴求應急協調機制,設立工業和信息化領域保運轉重點企業“白名單”,集中資源優先保障包括汽車制造(產量占比全國11%)在內等重點行業的666家重點企業復工復產。

為了進一步保障汽車產業鏈供應鏈暢通,4月11日,中汽協正式上線“汽車產業鏈供應鏈暢通協調平臺”,幫助汽車產業鏈供應鏈企業及時反饋和解決實際困難問題。

近日,工信部派出上海前方工作組,與上海市有關部門一道,加強部市協同、前后方聯動,對受疫情影響較大的重點企業和外資項目進行摸排,掌握生產運行面臨的困難問題,摸清復工復產的梗阻和障礙。

一系列動作后,4月16日晚,上海經信委發布《上海市工業企業復工復產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指引明確,各區政府和街鎮、園區要積極支持企業復工復產,指導企業“一企一策”,切實做好疫情防控工作;要做好核酸檢測點設置和提供檢測服務,及時處理醫廢,并對防疫物資和生活物資保障提供托底服務。

而在4月15日下午,一份由上汽集團副總裁王曉秋簽發的《關于下發上海汽車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復工復產疫情防控工作指南的通知》的內部文件顯示,上汽集團正在嘗試推動復工復產。該文件顯示,上汽集團計劃在4月17日反饋復工摸排情況,4月18日啟動復工復產壓力測試。同時,文件表示上汽集團將統一為下屬企業上報申請提前啟動復工復產企業“白名單”,批準的名單將在各屬地街道、社區備案。如能成行,對上汽集團來說無疑是降低損失的有效辦法,其他企業也可積極借鑒。

半數參與者認為疫情對車市影響大,全年增長不樂觀

作為主要涉疫區,同時也是汽車行業的重點聚集地,上海、蘇州、吉林等地疫情的爆發對汽車產業的影響是立竿見影的。目前來看,上海地區的確診病例仍然居高不下,這也為企業的復工復產增添了許多不確定性。

近七成企業深受疫情影響 工信部出手打響車市“保供戰”

上海疫情大數據報告,圖片來源:百度APP

對于此次疫情對車市的影響將會持續多長時間這一問題?近40%的參與者表示會在1-3個月之間,另有30%的參與者表示影響會在3個月到半年之間。

對此,一家本土的智能駕駛解決方案提供商相關負責人表示,“由于上游供應商企業產品交付或服務有所延遲,這種延遲從供應商傳導到OEM也需要一定的時間,預計會對未來幾個月的汽車行業產生持續影響?!?/p>

某合資車企相關負責人亦表示,考慮到汽車供應鏈的復雜性,及疫情復發的可能,即便后續復產了,可能還有部分供應商供不上貨。

近七成企業深受疫情影響 工信部出手打響車市“保供戰”

從2022全年來看,半數以上的參與者認為疫情對全年車市的影響較大,全年車市穩增長十分困難。

根據乘聯會統計數據顯示,2022年3月,我國乘用車市場零售銷量達到157.9萬輛,同比下降10.5%,環比增長25.6%;1-3月累計零售491.5萬輛,同比下降4.5%,同比減少23萬輛。

乘聯會指出,從整體市場層面來看,由于4月初本土新增確診病例仍處于上升階段,中小企業從業人員面臨巨大的生存壓力,預計4月國內車市零售銷量將大幅低于3月。如果上海等地的疫情延續,預計會給汽車行業帶來20%的減產損失。

對此,蓋世汽車研究院資深分析師表示,上海、長春等疫情嚴重區域汽車產業發達,集聚了上汽集團、一汽-大眾、特斯拉等多家頭部車企,僅這兩個地區就占據國內汽車年度產量20%。同時,這些區域內全球領先Tier 1企業研發、生產制造基地分布密集,疫情導致的生產停擺和物流管控將導致正常生產面臨巨大壓力,也會導致供應鏈供給不足,進而影響外地如長三角、中部地區汽車產業的正常生產。該分析師還指出,由于整體市場面臨地緣政治沖突、原材料成本上漲、局部地區疫情突發帶來的三重影響明顯,今年二季度車市預計會出現斷崖式下跌,這對全年而言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信號。

不過,仍有占比30%的參與者認為,疫情對短期市場會有影響,但全年影響不會太大。這部分參與者的自信來源于,疫情影響下的整車企業、供應鏈企業甚至是物流等配套企業都在積極應對,小的項目節點雖然會延遲,但大家對推進項目整體進展信心依舊很足,研發、生產節奏也都基本按照SOP在穩步前進。特別是此次政府出手托底保供,相信產業鏈面臨的問題和壓力會逐步化解,而5月全國汽車行業大面積停產的擔憂也將不復存在。

[責任編輯:張倩]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電池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涉及資本市場或上市公司內容也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電池網)”的作品,凡屬媒體采訪本網或本網協調的專家、企業家等資源的稿件,轉載目的在于傳遞行業更多的信息或觀點,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一周內進行,以便我們及時處理、刪除。電話:400-6197-660-2?郵箱:119@itdcw.com

電池網微信
鋰電材料
新能源車
汽車產業